吴希福:每个人身上都有教育家的DNA

2021-02-04 17:43

吴希福:每个人身上都有教育家的DNA

人物简介 吴希福,南山区文理实验学校(集团)总校长,高级教师、小学语文特级教师、广东省督学、深圳市优秀督学、全国小学骨干校长首届高级研究班学员、广东省国际教育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深圳市教书育人模范,南山区先进教育工作者、南山区优秀校长、深圳大学客座教授、深圳大学师范学院校外硕士生导师、“全国小学名校长吴希福工作室”主持人、南山区党代表。

南方教育时报2021年1月22日(记者 刘丽 钟昕) 吴希福自1979年踏上教育工作岗位,至今已有42年。2003年他被引进到深圳南山,历任南山区大新小学校长、后海小学校长、文理实验学校校长,现在是南山区文理实验学校(集团)总校长。他提出的“跨界融合”办学理念与“中庸”之道一脉相承,他坚信这样的办学理念本身就是世界一流的。

即将退休的吴希福表示将回到自己人生的起点,回到农村,回到讲台上去。说到能给深圳教育界留下什么,他希望是一个普通教育人对教育的毕生追求。

办学的定位是“经典型”

南方教育时报:2015年,您受组织委派在南山北部教育洼地创办南山文理实验学校,这是您在深圳任职的第三所学校,也是您在深圳第一次参与创建新学校。“文理”校名是怎么来的?具体内涵是什么?

吴希福:我2003年来到深圳,直到2015年创办南山文理实验学校,这中间有12年的时间。当时,南山北部片区的交通、教育、文化相对落后,可以说是一个“教育洼地”。2013年之后,南方科技大学、清华大学深圳国际研究生院、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等高等院校先后落户西丽片区,2014年南科大实验小学也开学了,种种迹象表明,南山的北部片区要开始大发展了。一个高速发展的区域,需要与之配套的高水平教育,南山文理实验学校应运而生。筹办之时,学校定位就非常高,要办成在深圳乃至国内外有一定影响力的品牌学校。

经过反复推敲,最后在南山区教育局局长刘根平的建议下,学校校名确定为“深圳市南山文理实验学校”。文理学院,又称博雅学院或通识学院,是起源于美国的一类大学,主要有4个特征:小规模、高质量、经典型、综合性。这4点也是南山文理实验学校创办时的办学定位。我当时的想法就是要办一所能吸收国内外最优秀的思想、最优秀的文化、最优秀的知识、最优秀的技术的“经典型”学校。

南方教育时报:何谓“经典型学校”?

吴希福:经典型,就是说这个学校办了若干年以后,要能留下一些历史的积淀,这其实是很难的。国内外的百年老校并不少见,但未必有什么东西能够让人们记得住。

我认为文理实验学校能够被社会记住的东西有很多,例如文理以企鹅为吉祥物,象征着文理人坚毅、责任、合作、信任和智慧的精神,与之内涵相似的有文理路、和平钟。再比如“跨界融合”的办学理念、“文理出手必不凡”的文理标准、“将来的你一定会感激现在拼搏的你自己”的校训等等。文理实验学校给社会留下的这些文化,可能就是我这一辈子最骄傲的地方。

集团化办学的底线是优质、均衡、可持续

南方教育时报:“跨界融合”如今也是南山区文理实验学校(集团)的办学理念。从一所学校到一个集团,“跨界融合”如何从一所学校变成集团的共识?

吴希福:“跨界融合”,首先是跨界,要把思想打开,不固步自封,不偏执。我本人在某种程度上一直在“跨界”:从民办教师做到公办教师,从普通老师做到特级教师,从科组组长、教导主任、副校长到校长,从小学校长到九年一贯制学校校长,从内地到深圳,从中师、本科、北京师范大学进修再到出国海培,丰富的经历是我作为一个教育者珍贵的财富。如果说我有一点成绩的话,那也是我不断去经历、学习、充实、融会贯通的结果。

“融合”,其实就是吸取国内外优秀办学经验,包括先进的管理体系,先进的课程体系,先进的人文氛围。每种教育都各有千秋,只要是利于区域发展和孩子成长都可以拿来借鉴。我们主张“扬弃”,就是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在融合中发展、在发展中创新、在创新中超越。“跨界融合”具体包括四个方面:人与环境之间的跨界融合;学科与学科之间的跨界融合;能力习惯性格之间的跨界融合;信息技术与教学、科研和学校管理的跨界融合。

思想的跨界融合尤为重要,我希望文理人是有境界、有格局的。“将信任进行到底”“年轻不代表没实力”“年长不代表没活力”,这些都是文理老师们自己讲的,现在也是大家的共识。

南方教育时报:南山是深圳集团化办学起步较早的区,正在努力打造集团化办学的“样板区”。您曾提到办学“要坚持底线思维”,那集团化办校的底线是什么?

吴希福:南山文理实验学校创办的第三年,也就是2018年,以南山文理实验学校为核心校挂牌成立了“文理实验学校(集团)”,是南山区原创品牌。目前,集团有两所九年一贯制学校,两所完全小学和一家幼儿园。对集团化办学而言,融合本身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但我们做得相对比较成功。

融合首先还是靠党建,牢固树立四个意识: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就个人而言,人品和能力是非常重要的。

坚持底线思维是集团化办校的基本要求,具体包括优质、均衡、可持续三点。一切集团化的发展,都应该符合这三个标准。要守住这个底线,需要制定符合需求的集团章程,权责到人。南山区文理实验学校(集团)目前有一套完整的办学思想体系,并写进集团章程。同时,集团化办学也必须要提升集团的学术领导力,集团校的校长应该做学术型、教育家型校长,而不是行政事务型校长。

我们正在用行动诠释“世界一流的教育”

南方教育时报:南山要建立“世界一流的教育”,作为南山集团校的校长,要怎么做才能推动建设“世界一流的教育”?

吴希福:我觉得我们正在用行动诠释世界一流的教育。

一流的教育首先要有一流的思想,这个一流的思想就是“跨界融合”。

其次,还要有一流的管理,麻省理工学院管理学者彼得圣吉提出建立学习型组织的关键是五项修炼:自我超越、改善心智模式、建立共同愿景、团体学习、系统思考。我们也一直按照这五项修炼在实践。

再次,就是我们要培养一批教育家型的校长和教师。我坚信,虽然我们现在都不是教育家,但是每一个人身上都有教育家的DNA,每个人都在通往教育家的路上。

最后还要有“下有保底、上不封顶”的一流课程体系。面向全体、夯实基础的国家课程必须百分百上好、学好、评价好,这是保底;学校课程分层实施,保证个性化发展;特需课程则要尊重个性,培养创新拔尖人才。

此外,世界一流教育还必须要有一流的胸怀和格局。

有教育信仰是幸福的

南方教育时报:近些年,有一种声音:南山教育是建立在南山家长的高素质、高收入之上,实现的是“培优”教育,起点本身就高。您在南山做了17年校长,现实情况真的是这样吗?

吴希福:我不这么认为。我个人认为孩子的先天素质不会差太多,更重要的是后天的培养,包括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等。真正的好教育,一定是构建了一个良好的教育生态,包括治理生态、教师生态、课程生态,文化生态等。有了好的教育生态,优质的会更加优质,不够优质的也能变为优质,最终走向优质均衡。南山家长之所以这样优秀,某种程度上也是受到了南山教育理念的影响,家校合作共同塑造今天南山的优质教育。

南方教育时报:您为教育贡献了大半生,退休后还想去广西支教,继续为教育事业发光发热。这份事业为什么那么吸引您?

吴希福: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名为“有信仰是幸福的吴希福”,我一生的信仰就是做教育。对我而言,教育是终身追求的一项事业,不仅是在课堂上,也应该在课外,不仅在我任职期里,也应该在我退休后,生命不息,教育不止。我想把自己的教育思考、教育智慧传达给更多的人,我的经历也促使我要这样做。

我的童年时代,国家还很贫穷落后,生活相当艰难,上学时历经坎坷,回顾一生,有时自己也会感叹确实太苦太累了。在人生最难的那些时刻,如果有人伸出了援手,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现在快退休了,去广西,去还不富裕的地方支教,向那里的孩子们伸出援手,对我来说真的是“自然而然”。某种程度上,这也是一种回归,回归自己的原点,回归到我的童年。

吴希福:每个人身上都有教育家的DNAhttp://www.cui2.com/shenchou/441.html

声明:未经许可不得转载;部分内容或来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知到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若获得转载权,请注明出处。

相关推荐

标签